中文热点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800|回复: 0

戛纳主席:中国女星红毯邀请函基本不是我们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25 01:37: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68届戛纳电影节即将在北京时间明天凌晨举行颁奖礼,华语片《聂隐娘》与《山河故人》被认为是《霸王别姬》之后最有希望摘得金棕榈的华语电影。在此之 前,我们也专访了今年刚刚走马上任的新任戛纳电影节主席皮埃尔-莱斯屈尔先生。访谈中,他不仅谈了自己对两部华语片的看法,也就开幕式以来“中国女星频蹭 红毯”、艺术片在中国内地的放映困境以及戛纳与万达集团合作等热点话题进行了回答。
戛纳电影节主席接受凤凰娱乐专访
回应中国毯星太多
邀请函不由我们自己发
凤凰娱乐:今年登上戛纳的中国影星又创了历史新高,我想请问戛纳的红毯邀请函是如何派发的?
皮埃尔:这个问题我真的不好回答,我们(组委会)自己是会邀请一些明星,但最主要的还是各个影片的制片方、发行方向我们申请的邀请函,然后由他们自己派发给电影人的。我们这边直接邀请过几位特别有名的中国电影人,比如章子怡、巩俐……那是因为她们为中国电影走向世界开了路。但其他邀请函不是我们自己发的,而是各个影片的制片人或发行商来申请的,比如他们会跟我说:几个月后我们有新片上映,希望某某明星能上红毯……所以谁上红毯并不是我们自己决定的。但这几年走上红毯的中国电影人确实也越来越多,他们也越来越受欢迎。
凤凰娱乐:我们听说福茂先生只看了《聂隐娘》的DVD就让它入围了主竞赛?当时您看到《聂隐娘》和《山河故人》的版本是否是完整版?
皮埃尔:一直以来,特别是进入数字时代以后,福茂先生都有个20人左右的团队跟他一起工作,特别是谙熟亚洲电影的Christian Jeune。他们一般会在每年10月至11月间收到很多还没完成的影片,这些片子可能还在剪辑中或者还需要重新剪辑。福茂团队当时看见的电影可能只是一些图片或影像片段,但在最后决定之前,他们会说我们需要看看完整版的影片。但你要知道,从10月开始,福茂和他的团队总共看了1800部电影,所以在这 1800部里面,不但有完整的胶片电影,还有很多是DVD或DCP电影。他们看了这些电影素材,然后觉得:嗯,这部可能会很有意思。这样一来,电影制作团队就会加紧后期制作,就是这样。
凤凰娱乐:你觉得《山河故人》与《聂隐娘》如何?
皮埃尔:通常我不该给个人看法,当然,我自己还是特别喜欢这两部影片的个性和原创性。对我们来说的话,两部影片的剧本写作方式很不一样,这两种剧本的创作让我们看到了中国电影的创作前景非常广阔。我重申一下,这不是什么外交辞令,当然我们也跟中国电影界交流密切,关系很棒,我们跟万达公司有些交流,觉得这是个很不错的公司,万达让我们看见中国有多大潜力去“赌”院线、“赌”影片出口和国际发行。因为不管他们在青岛的项目具体如何、会不会成就一个“小好莱坞”,我们都有兴趣和万达进行合作。当然,我们只是拿万达来举个例子,中国是个大国,还有很多优秀的公司,但我觉得万达商讨国际电影的方式跟我们很契合,如果双方可以加强关系,我们就会合作,这就是我的目标。
聊与万达合作

2017年举办 戛纳作为某个单元进行补充
凤凰娱乐:戛纳是否有借调一些管理人员帮助万达建设青岛电影节?
皮埃尔:我们正准备讨论这个事情,我之前也跟接管这个项目的rose(注:可能指青岛电影节筹委会首席执行官郭家彬女士)讲过这个事。戛纳方面已经准备好讨论人员的交换、经验的交流,我们保持开放的态度,对待所有可能性。特别是青岛电影节计划的一些单元,会跟戛纳电影节非常不同,甚至可能是戛纳的一种补充。所以我们对一切可能性都保持相当开放的态度。不出意外的话,青岛电影节会在2017年举办,戛纳可能会是个合作机构,可能其中会有一两天的时间,由戛纳方面拿出一些影片,作为青岛的补充展映。我们跟万达的讨论大概就是这样。

凤凰娱乐:我们知道曾获得过金棕榈奖的陈凯歌导演近期即将出新片《道士下山》,但他没有来到戛纳,你知道他是否将影片投给了戛纳电影节呢?
皮埃尔:这点最好还是跟福茂的团队确认一下,我不认为他投了竞赛单元。

凤凰娱乐:我们知道吉勒-雅各布先生担任戛纳电影节主席已经十多年,您从去年开始接棒开展主席的工作,请问今后电影节在政策上会有哪些主要变化?

皮埃尔:做吉勒-雅各布的继任其实很有挑战,他做电影节委员已经25年,一直参与选片工作,选片算是电影节里最核心的一块。之后他又做了11年电影节主席,他“统治”得非常棒,几乎可以说是电影史上的一个大王朝。而今年是我作主席的第一年,我没有像他之前这样的经历,但我和电影节的关系一直像家人一样紧密深刻,这不管是法国还是国际的电影人都知道,所以我们肯定会一步步作出些革新。电影节在整体组织上已经很好,但我主要的职责将是尝试发展和亚洲电影的关系,特别是和中国的关系,我不是因为你们在场而这么说,然后是继续巩固和美洲电影届长久以来的合作,特别是些独立制片的电影。

说实话,我们今年有非常棒的电影参加竞赛,几天之内评委们就会作出抉择。这届的评委都非常优秀,他们在这12天之内“充分吸收”这19部来自世界各地的影片,其中不仅有优秀的法国电影还有中国电影、美国电影、意大利电影,我们已经很久没一次性选这么多意大利影片了,还有一部刚果影片。可以说这届电影节的“国际性”是前所未有的,我们也更加欢迎全世界各地的电影参与竞赛,不管是大家公认有才华的导演,还是第一次入选的新锐导演,我们都欢迎。

谈大导演降级
只是一种平衡性的选择
凤凰娱乐:今年一些大导演,比如河濑直美、阿彼察邦和黑泽清等人的新作都被放在了“一种关注”单元,这是否预示了戛纳选片口味的改变?
皮埃尔:没什么关系。我们尽量在主竞赛单元和“一种关注”中间找到一种平衡。“一种关注”更偏向剧本有新意的电影,至于河濑直美这些已摘取得成就的导演为何进“一种关注”,其实福茂在开幕式上就已经作过解释。他说,这也是电影本身的性格决定的,如果这样的电影放进主竞赛单元,去和其他个性色彩更强的电影作比较也不是不可以,但如果把它们放进同类更微妙精细、更个人化的电影里去比较,它们可能就显得更有意思。所以包括一些之前在主竞赛得过奖的导演,这次会进入“一种关注”。“一种关注”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代表着“更私人”和“更精描细微”。“一种关注”也意味着,这里的电影可能不是给所有观众看的,是种特别私人的东西,但也一样珍贵。
凤凰娱乐:今年入围主竞赛的影片质量参差不齐,选片的时候会不会考虑导演参与往年戛纳的次数,考虑他们和戛纳的关系而让他们入选?
皮埃尔:说实话这都是一种平衡,就像中国人造建筑,每个房间之间都有种平衡。所以在主竞赛和“一种关注”之间有平衡,我们还得考虑电影节常客、重返银幕的导演以及新锐导演之间的平衡。就像拉斯洛-杰莱斯(《索尔之子》导演),他才30多岁,第一部影片就进入了主竞赛单元。这不是非要证明我们挑了个刚出处女作的新导演,而是因为它的主题。一个关于二战下的欧洲一些囚犯被另一些囚犯管押的主题,这是个非常艰涩有力的题材,我们觉得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青年导演,能处理好这么艰深的主题,尤其在这个主题已经被拍成过电影的情况下,把它处理,所以让他入选主竞赛。但除他之外,还有格斯-凡-桑特,托德-海因斯,保罗-索伦蒂诺以及往年已经入围过的法国导演,所有这些安排都考虑了平衡性和多样性,并没什么成规。
我觉得一个电影节还是要有自己的性格,这点很重要,我们讲创作者与艺术家的风格,但也应该讲讲选片人的性格。就比方说现在威尼斯电影节在很长时间里已经不那么光芒万丈了。但如今新主席继任,我们相信威尼斯会重新找回自己的“性格”。所以应该考虑选片人的个性,这非常重要,就像艺术家和创作者的性格一样重要。

谈“文化例外”
法国这套体系已有几十年 中国需要建立属于自己的
凤凰娱乐:中国电影市场发展很快,但艺术电影生存还很困难,有的导演认为应该效仿法国的“文化例外”原则,您认为这套体系可以移植吗?
皮埃尔:当人们说“文化例外”时,我更愿意找另外的词代替“例外”。因为“例外”好像是说,我跟别人不一样。其实每个国家,不管是大国小国,都有她的个性和特殊性。我曾经出席一个欧洲会谈,当时有个欧盟委员会代表说,希望这种“规则”能推广到所有国家。我说欧洲有27个国家,有27种“文化例外”。而中国比欧洲更大,所以中国内部也一定会有“文化例外”。但重要的是,法国自大约70年以来,就推行了这套资助体系,它以一种近乎固定而机械的方式为大中小各种电影,或是同一个导演的第一部、第十部,乃至第一百部片提供了制作的可能性。对中国而言,需要它自身发展出一套系统。
法国的电影体制比较成熟,所以也会参与投资一些较难拿到当地资助的电影。因为电影是种很特殊的艺术,跟雕塑、文学、音乐都不一样,在创作之前就需要有人投资,即便是一些小成本影片。所以法国这套40-50年代就创立的体系可能能作为范本,让这些电影能提前找到资助,否则他们可能很难找到其他投资。因为就算在数字时代,要制作一部电影还是很贵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